【Dragon Age/龍騰世紀】【BL】遠方的愛人 01

每次玩一代都沉迷在Zevran口音中的我,但之前玩完龍騰3之後發現,Zevran只出現在文字中...有一點傷心。
【Dragon Age/龍騰世紀】【BL】遠方的愛人
有時候他也無法相信,自己竟然幸運如此,得到那位英雄的愛情。

Zervan X Dalish Theron Mahariel弓盜賊精靈男灰袍
輕微Leliana X Alistair


01. 迷戀
  他們的相遇對普通人來說過於刺激,尤其那朵朵鮮紅的花綻放於墜落的身體上,弓箭的主人在戰鬥中矯健的身姿,讓重傷的刺客坐地上著迷地注視灰袍守護者。

  流失的血液所導致的暈眩,也無法讓他忽略那Dalish精靈身上的危險野性與魅力,精靈將殺戮化為充滿技巧的舞蹈,讓點點花瓣落在臉上的荊棘紋身,成為妖豔的點綴,隨即輕鬆結束這場表演。

  所以當他睜開眼睛,看到了那白髮的野精靈用他蔚藍的眼睛和圓滑的口才游說時,他迅速投降屈服不單是求生的欲望促成,還有一些刺客自己也說不清的迷戀。

  白髮精靈名字叫Theron Mahariel,然而Zevran不喜歡直呼其名,而是偏向用各種代稱,畢竟這位灰袍守護者輕易地接納了他,並賦予了他信任,教Zevran懷疑這一切都是一個夢境,仿佛只要說出對方的名字,便會叫破這場夢。

  Zevran以為傳說中英雄的仁慈是美化過度的結果,但顯然世上確實是存在傻瓜,例如眼前這位心軟又強大的精靈灰袍守護者。
  看著在野外生活的精靈,絲毫不吝嗇將糖果贈予迷路的精靈小孩,還說起笑話逗孩子,讓飽受戰亂與貧窮折磨的小孩露出笑顏。

  「居住在城市的精靈生活太困苦了。」

  年輕的精靈嘆息道,換來Morrigan不滿的嘟囔:「所以,接下來怎樣?拯救小貓嗎?」以及Alistair的認同:「很高興見到你幫助這些可憐的人,他們應得比這更好的生活。」而那位修女聽說之後,定會用甜美的聲音讚頌灰袍守護者,相比下還是Sten的沉默讓人喜愛。

  但這位灰袍守護者似乎並不在乎同伴的看法,不作半點回應,只是悄悄跟著孩子,確保他安全回到家後,在他家門前放下一袋面包。

  令人驚嘆。Zevran想道,當初他接下刺殺灰袍的工作時,稍微調查過這位獨特的Dalish精靈,即使讀過有關他善良性格的描述,只使刺客對這樣的美好產生質疑,而沒有預料眼前的這個英雄名副其實。

  Zervan不像Morrigan、Alistair、Leliana還是矮人等人,經常對這位灰袍守護者所做的事情發表意見,就算他是個混蛋也沒關係,不過金髮精靈就算偶然不得已用上陰險的手段,卻也是為了做好事,在他人眼中灰袍守護者十分狡猾世故,但Zevran卻覺得精靈天真可愛。

  多情的Zevran開始煩惱怎樣才能把他們的英雄拐上床。

  「你不知道嗎?」在某天刺客跟Leliana聊起灰袍守護者的八卦時,得到修女的資訊:「Theron他男女都能接受,一點也不保守,別忘了他是位Dalish精靈,他可不在乎禁欲的那一套。」

  「你怎樣知道?難道你……」Zervan輕佻而玩味地道,尾音刻意調皮地上繞,配上他別具風情的口音,讓Leliana怔了一怔,隨即飛快地回應:「不,不,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,難道你沒有注意他看向你的眼神?」

  「他對你的態度可是不一般,看看他對你那些刻意又笨拙的調情,我可從未見過他對我流露出一點那方面的意思。」

  刺客挑了挑眉,含糊地回應了一句,思考起自己敏銳的觀察力是不是消失了,竟然沒有察覺灰袍守護者的意圖,之前他只以為那些只是灰袍守護者在附和他的玩笑,在妓院長大的精靈刺客嘴邊經常掛著與性相關的話題,早就習以為常,雖然野精靈灰袍也有參與進來……

  「他動不動就臉紅,我還以為他跟Alistair一樣,是個純情的—」Zevran的話語被前聖騎士Alistair的聲音打斷:「不要說那個詞語。」
  Zevran看向Alistair,給予他一個堅定又值得信賴的眼神,然後說道;:「處男。」

  「你說了!難以置信!」Alistair在Leliana的笑聲中羞惱地道:「首先,我在教會中成長,他們沒有禁止我們這方面,我之所以沒有與女性有親密的聯繫,只是因為我不想。其次,Theron絕對不是處男,他跟我開黃色的玩笑時,臉色連紅都沒有紅過,嚴肅得就像正在戰鬥,事實上他只有對著你臉紅過,我當時還以為你惹他生氣了。」

  Leliana笑著搖頭,Zevran能聽到修女的低語:「噢,天真的大男孩,可憐的Theron。」Alistair當然沒聽見,繼續說道:「最後,我警告你不要玩弄Theron的感情,他已經經歷了很多痛苦,你最好離他遠一點。」

  我們的接觸都能引起Alistair的關注?有趣,他應該盡快向守護者發出邀請,看看他是否真的對自己有興趣?

  於是當晚,Zevran在營地向白髮精靈Theron發出了「特殊按摩」的邀請。

  灰袍守護者欣然接受,兩人在帳篷共度了美好的一晚。

龍騰世紀 | 23:23:40 | 引用(0) | 留言(0)
【Dragon Age/龍騰世紀】【BG】愛人與孩子
短小一發完,講述的是人類貴族男灰袍艾丹・庫斯蘭,在尋找治癒Calling路途上短暫的寧靜時光,人物性格經歷全憑我的想像,所以原諒ooc之處。
下篇想寫Zevran,一代被他迷倒的我。
WardernXMorrigan

人類貴族男灰袍x Morrigan(兒子Kieran提及)
  這是一趟漫長的旅程。

  微風拂來了濕潤的水氣,即使隔著頭盔也可以聞到青草與陽光的味道,這裡是Lake Calenhad。
  戰士脫下頭盔,露出了一頭凌亂的黑髮,一顆汗珠劃過眼角細微的皺紋,又繞過那稀疏的鬍渣,沿著陽剛的下巴落下,艾丹・庫斯蘭正想伸手抹去汗水,然而手套的血污讓他停下了動作。

  艾丹此刻有些想念狗狗,牠在的話肯定會興奮地舔光所有血跡,但牠已經很老了,沒辦法再跟著他戰鬥,戰士也沒打算帶走毛茸茸的老伙計任何一個孩子,牠們都很好,卻始終缺少了些什麼。

  他拿著頭盔,靴子踩著濕潤的泥土前進,直到湖水包裹著他的靴子,疲憊的戰士坐了下來,讓湖畔的淺水沖刷他的頭盔與手套,帶著絲絲暗紅徐徐遠去不見。

  當平靜擁抱著灰袍守護者,他身體各處開始傳來疼痛,顯然他的身體已經不如十年前般年輕強壯,但這些並不困擾他。
  真正折磨著艾丹的是屬於darkspawn的腐蝕之血,寂靜只會讓腦海的低吼絮語愈演愈烈,難得的睡眠只會被噩夢所驚擾。

  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,男子開始了漫無邊際的胡思亂想,在腦海刻畫起Morrigan對狗狗嫌棄的模樣,他的愛人永遠都不願意在人前表現出對狗的喜愛,即使艾丹曾見過她讚賞狗對危險的直覺與躲避。

  他知道這位荒野女巫實際上對動物的好感遠遠大過對人,當他把狗狗託付給他人照顧而自己離開時,他還記得Morrigan背著他悄悄跟狗狗道別,臉上雖然不情願,卻還是給了牠一根大骨頭。

  這一點在黑髮男子眼中很是可愛,就算她行事作風稱不上光明磊落,永遠都看不順眼The hero of Ferelden所做的種種好事,但艾丹知道她內心還是尊敬著真正的英雄,喜愛著聰明又忠誠的動物。

  還有他們的兒子Kieran,小男孩受艾丹的影響,對父親口中偶然講述的經歷所提及的狗狗很好奇,雖然並沒有機會經常見到,但小男孩還是表現出對戰犬的喜愛,當然這種喜愛可能跟小男孩口中的「他們的血很古老,忠誠和驍勇似乎是流傳在他們的血脈之中。」有關,艾丹並不能確定。

  Kieran,那個棕黑髮的小男孩是上天所賜的珍寶,如果Maker存在,那小男孩一定是祂給予灰袍守護者結束The Blight的獎賞。

  他改變了一切。

  艾丹從來沒想過一個孩子會有如此的威力,但他看著Morrigan開始不吝嗇展露出她柔軟的一面,在Kieran耳邊低語著她曾經不屑一顧的軟弱,只為看到小男孩綻放出笑容,回報同樣卻真摯的話語。
  這時的他會默默將Morrigan納入臂彎之下,在她額上輕輕一吻,又抱起小傢伙,感受著淡淡的溫暖,雖然女巫過後會嫌棄他的「不可救藥」,只是他不會忽略愛人悄悄露出的微笑。

  鏡內的生活是他夢寐以求的平靜生活,但他們不可能讓孩子與世隔絕,尤其Morrigan不會讓孩子重蹈她的覆轍,用那荒野女巫的方式養育他們柔軟可愛的孩子。
  艾丹不清楚Morrigan在謀劃些什麼,就算關係親密,他也摸不透這個女巫的想法,最多能找到那神秘的計畫的蛛絲馬跡,不過有一件事能夠肯定,就是她在出入Orlais王庭之餘,定會好好照顧他們的兒子,將母親所有能教導的一切智慧授予孩子。

  Kieran啊Kieran,艾丹每次注視兒子的眼睛,都無法想起他是怎樣到來這個世界,誰能想到女巫的儀式,沒有為她帶來力量,反倒是一個他們願意一直守護的小可愛。
  這位女巫的丈夫,古怪男孩的父親看向了天空,離開自己的家庭令人不捨,可這無疑是他需要做的事情。
  艾丹並不畏懼死亡,但半夜在愛人身邊驚醒,換來的是女巫眼中深切的悲哀,可見死亡帶來的陰霾始終紛擾著那得來不已的平靜,他最終不願屈服於幾乎所有灰袍守護者註定的命運與歸宿,渴望更漫長的陪伴,為此他踏上了尋找治癒方法的旅途。

  男子站了起身,一陣風揭起了他的髮絲,捲起他的思念與溫柔遠去,當他再次穿戴好盔甲,戰士堅定地邁出腳步,繼續自己的旅程。
  縱然前方苦難重重,他仍願意披荊斬棘,只為找到一條能回到愛人與孩子身邊的道路。

  完


龍騰世紀 | 12:18:05 | 引用(0) | 留言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