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BL】不曾擁有的愛情
不曾擁有的愛情

  有點悲傷的小短篇


  離畢業已有六年的同學會,一個又一個看起來有些眼熟,實際上卻陌生的人走進了包廂。

  池克坐在角落喝著酒,漫不經心地與一旁的同學說話,視線卻一直落在包廂的出入口。

  人來人往的出入口有什麼好看呢?

  池克在心裡自嘲,眼睛開始遊移不定,但看遍了包廂,卻始終找不到安放之處,

  「池克,大家都到父母催結婚的年紀,你都有車有房,怎麼還不找個人過日子?」

  池克搖搖頭,又抿了一口酒後,平淡地道:「沒對象,我是個不婚主義者。」他這才瞥那發問的女同學一眼,不像別的女同學一樣化上了濃妝,試圖掩蓋真實的年紀,只是略施脂粉,讓自己看起來比較精神,雖算不得十分美麗奪目,但至少池克能從她眉眼間認出身份。

  是班長。

  池克知道班長喜歡過那個人,他知道時並不意外,畢竟人們總是會被優秀的人吸引的,正如他一樣。

  「是嗎?我以為……」聲音漸漸減弱,這句話是說給誰聽的,只有說者自知,聽者依然無心,不一會兒,班長已經跟別人說起了話,池克也繼續應付其他人。

  可他的心並不在此處,眼睛依舊在尋覓一處休泊之地,明明池克是笑著跟人說話的,身邊也被眾多人圍繞,然而身上依然有揮之不去的寂寞。

  
  直到那個人出現。

  
  池克的眼睛找到了歸宿,貪婪地看著對方的一切細節,偏偏要裝作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,但任誰都能感覺到這個人鮮活了起來。

  那個人看到了他,看起來英氣逼人的男子向他走來,先是跟四周的同學打了招呼,然後才跟池克道:「好久不見。」
  「是啊,何清漣,好久不見。」

  池克垂下了眼眸,他們之間的距離近了,他反而怕自己的眼睛會出賣自己,便舉起了酒杯,喝了好一大口,借著這個動作看清楚了何清漣。

  髮型變了,那張英俊的臉比當年成熟了點,便更有韻味,衣著品味一如往昔,最大的變化或許是他們的心情。

  何清漣很快被同學們圍攻,他當年算得上是風雲人物,很是受歡迎,看來放到現在,他也是人群的中心。

  池克偏過頭,不想讓自己陷入過去的回憶,感到自己可能被酒精影響,難以控制情緒,便匆匆借故離了包廂,走進了衛生間。

  何清漣看著他逃離似的身影,毫不猶豫地也找了借口跟上去,他看上去是如此冷漠,卻為了一個人露出緊張的神色。

  池克一衝進了衛生間,便立刻打開水龍頭洗了臉,看著鏡子中自己的模樣,平時勉強算得上帥氣的外貌只剩下狼狽,水珠掛在睫毛上,彷彿下一刻淚水也要跟著落下似,實在難看。

  誰叫他喜歡自我折磨,想要再看人一眼。

  何清漣打開了門,一進來就看到池克照著鏡子的模樣,而池克則是抬頭看向他。

  池克默然,隨意用袖子抹了一把臉,就打算越過何清漣出去,手臂卻被抓緊了。

  「池克。」何清漣專注地看著對方道:「我有話要想跟你說。」然而池克低著頭,教人看不清他的表情,也沒有應答。

  「我父母終於接受了我是同性戀的事實。」

  池克沒有反應,何清漣便繼續說下去:「我也有一定的經濟能力。」
  「我這幾年也沒有跟其他人交往過。」
  「你送的東西,我一件都沒有扔掉。」
  「所以為了見你,我來了這裡,帶著微小的希望問你一句。」
  「你還愛我嗎?」

  池克終於有反應,抬起頭臉上掛著難看的笑容,一點一點拉下何清漣抓住自己的手。

  他們之間的愛情若寫成書,定是轟轟烈烈,由十七到二十二歲,多次分分合合,何清漣總是顧慮著世間的眼光,對這段愛情畏畏縮縮,瞻前顧後,池克則不然,頗有與世界對抗的意味,恨不得大肆張揚,宣告這一段愛情的存在,但是,池克為了何清漣選擇忍耐。

  二人偷偷摸摸地相愛著,不敢在外牽手,做任何親近的動作,只有回到他們共同的居所,被四道牆壁的圍繞下,這對愛侶才敢親近對方,把心中每一分感情化作火焰,如同世界即將崩塌,抓緊每時每刻不惜一切地燃燒。

  不過,這段戀情還是被雙方父母發現,長輩們極力反對他們,何清漣害怕了,池克本想抗爭到底,可是看著何清漣的痛苦,一直訴說著這段戀情暴露對他的負面後果,池克只是呆滯地聆聽了一夜,最後沒有人把分手二字說出口,可是二人都各自收拾了行李,搬離了那愛巢。

  這是他們第一次分開,之後因為心底還是愛著,又重新一起,但幾多次再因為同一個理由分開,最後池克真的受不了,遠走他鄉,卻沒有為二人之間真正做一個了斷。

  現在,是時候了。

  池克凝視著何清漣,然後他笑了出聲,笑著笑著,他才慢慢道:「我不愛你了。」

  何清漣看著池克這副模樣,急忙道:「我不會放棄,我可以重新追求……」

  「別傻了。」池克打斷了他道:「有多少次,我想牽你的手,你卻躲開。有多少次,我與你在電影院的黑暗中親吻廝磨,燈亮了便要裝作從未發生……」

  「我們是時候要面對現實。」

  池克伸手抓住何清漣的衣領,把他的頭拉了下來,吻了吻他的嘴角。

  「我們的愛情從未存在,不論是過去、現在,或是未來,我們都藏在陰影之中,無法擁有那在光明之中,名為愛情的存在。」

  「這個吻是我給你最後的告別。」池克放了手,眼裡有著爍爍星辰,笑容不曾在臉上消失。

  「我們再也不見。」

  池克離開了,他離開了。

  何清漣有一刻想伸手拉著他,可是那又能怎樣,池克已經說不愛他了,他們之間還可以怎樣了。
  何清漣以為自己在努力試圖挽救這段感情,實際上卻在逃避,用多了幾年去認清一個簡單易懂的事實。


  池克離開了。


  就算是火焰也會有燃盡的一天,何況是注定被撲滅的火焰。

  何清漣不知呆了多久,才有些跌蹌地走出了門,挨著牆頹然地坐在地上,一個人坐在他旁邊,輕輕道:「他一定比你更難過。」

  班長只是坐著何清漣的身旁,想起許多年前,還是懷春少女的她無意中看到的小動作,那時她早早起床,打算去教室上自習,本以為她已經是最早,卻見到教室已有兩人,何清漣正趴在桌子睡覺,池克正微微笑著看對方。

  柔和的晨光灑落在他們身上,在靜謐的美好時光中,池克的唇印在何清漣的額上,落下了一吻。

  班長不敢驚擾二人,特意躲了一躲,等了一會才用力踏步走進教室,這時候池克已經神色如常,向她打起了招呼。

  這個秘密一直深藏在她的心底,不曾向他人透露,對何清漣的心思也慢慢消失,只是她偶然會在早晨時,想起池克在一吻過後,露出的笑容,難看得像哭一樣。

  班長望向了何清漣,開口悠悠訴說起當年目睹的一件小事,微不足道,卻又至關重要。



繼續閲讀 >>
短篇 | 15:07:38 | 引用(0) | 留言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