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郎君 by 東海飛魚 第二章
  楊永寧在雞鳴之前已經起了床,耷拉著腦袋,努力睜開矇矓的眼睛,嘗試把書上的隻言片語記下,但這種掙扎是徒勞的,小少年只覺得愈來愈困,可又不願意辜負父親的期望,一隻手托著彷彿搖搖欲墜的頭,另一隻掐起自己的大腿。

  桃妖也一大早來看楊永寧,換在以往都只會見到小少年的睡顏,卻沒想到對方已經醒了,並且在唸書,可讓桃妖驚訝不已,看著小少年強打精神又有點擔心。

  「這麼辛苦是為了什麼呢?」桃妖站在楊永寧身後,探頭看他手上的書,不識字的桃妖看不出什麼門道,看了一會就腦袋有點昏,也不知小少年如何堅持下去的。

   楊永寧並不是什麼天資卓越的天才,但他有著一位用心培養兒子的父親楊成南,平心而論楊成南的學問並不差,中舉不說,但考中秀才還是卓卓有餘,偏偏多次院試都名落孫山,這教他成為了桃花村的話柄,楊成南一開始也很不甘,但他始終不是孤寡人家,不能拋開一切一直去考院試。

  讀書對普通人家是沉重的負擔,楊成南眼見妻子鄒玉懷孕,父母日漸年邁,深知自己難以有作為,加上妻子一直開解勸說,於是放棄了考試,選擇了家庭,除了幹農活,楊成南偶然也為村中孩童啟蒙,或是抄抄書賺些文錢,在發現楊永寧資質不錯後,更是大力培養起兒子。

  小少年不負父親所望,輕鬆考中了童生,接下來便要考院試,考試的年紀比楊成南當初小上不少,這教楊成南緊張起來,加緊了對兒子的督促,把在家讀書的時間又延長了一截,這意味楊永寧的休息時間縮短。

  這不,小少年的大腿已掐紅了一大片,在白晢的皮膚上顯得觸目驚心,可惜依然敵不過睡意的侵襲,眼前的文字越發模糊,掐著大腿的手慢慢鬆開了,最後托著頭昏沉地睡去。

  桃妖看著他這副模樣,不禁一陣竊笑,平常再懂事早熟,楊永寧都只是個孩子,偶爾也有鬆懈的時候。

  楊成南在田裡回屋裡,打算拿點東西,卻注意到兒子正坐在窗邊睡覺,那已放在一旁的書本已令他明白情況。

  楊成南嘆息了一聲,周正嚴肅的臉上沒有責怪之意,上前摸了摸孩子的頭,然後抱起了他。

  小少年埋在楊成南的懷裡,眼也不睜就含糊地叫了聲:「爹…」楊成南知道兒子沒有完全醒來,這樣的撒嬌已有一段時間不曾體會,心軟的楊成南道:「沒事,睡吧!」

  鄒玉在家中操持家務,才剛離了灶台,想端些東西給兒子吃,就見到楊成南抱著兒子往榻上放,鄒玉走了過去,輕聲揶揄了一句:「也不知是誰讓大郎早起讀書,這時候小娘都沒醒呢!這人可怪狠心,現在倒是憐惜起兒子來。」

  楊成南早就慣了自己妻子總愛諷刺自己,畢竟當初他的榆木腦袋執著於讀書這事,確實讓妻子吃了些苦頭。

  尤其鄒玉最不喜歡讀書人身上的迂腐氣,其中因由她不愛提及,但與她的秀才父親與兩個不成材的兄長有關,當初知道要嫁給楊成南時,鄒玉多不情不願,只道楊成南像極了父兄,幸好他們之間終究有所不同。

  一手攬住妻子的肩膀,楊成南安撫起鄒玉來,有些歉意地道:「我知道他辛苦,但我更怕他像我一樣。」

  「考差了,大不了就當個農家子弟,有何不可?」鄒玉小聲地埋怨道:「讀書都讀成呆子了,你這大呆子把我的大郎養成小呆子,別家孩子多活潑啊,就只有阿寧像個小大人似的。」

  桃妖恃著凡人看不見自己,便光明正大地看戲,看著楊成南與鄒玉一來一回地耍著花槍,慢慢將戰場帶到屋外,聽到鄒玉大聲地說道:「我告訴你啊,大郎考不上就考不上,他不想考,你也不許迫他!」而楊成南只敢點頭應是。

  桃妖覺得這家人可真是有趣,感覺到鄒玉並沒有真的生氣,楊成南也不畏懼鄒玉,但他卻處處退讓,任由妻子責罵,顯然人類關係複雜性是妖類很難理解的。

  眼見兩人沒有回屋的打算,嘴上還打著仗,桃妖決定去看顧睡著的楊永寧,金色的靈體伏在榻邊,本想細細欣賞美麗的靈魂,最後卻注意起小少年肉體皮囊起來,才發現小少年根骨上佳,模樣也生得極好。

  桃妖是在這一百年才能脫離本體,可以在桃花村四處走走,換作別的妖類恐怕早就帶著自己的本體,跑到深山野林或是靈界藏起來修煉一段時間,然後再化作人形到凡間歷練,皆因妖若要成仙,必先體悟人間真情。

  妖類會在本體之外生出靈體,從此他們眼中的世界截然不同,除了能看到平常人所見的事物,他們所見抽象點說是萬物有靈,所見均為其本源,簡單地說他們會見到的是七彩繽紛的一團團光,例如人類的靈魂正是光的一種,據說蝶妖看到的光團顏色更多,世界更色彩斑斕。

  桃妖內心似乎有著一股執念,不願輕易離開大桃樹,更別說桃花村,彷彿等待著什麼,可具體是什麼,桃妖也說不清楚,直到他見到楊永寧難得純粹的靈魂,才覺得內心的枷鎖開始鬆動,開始往楊家這小戶跑,都被人家亮眼的銀色靈魂迷了眼睛,就是沒注意到楊永寧長得如何。

  在心裡描摹著楊永寧的容顏,金色的靈體也開始變幻起來,那模糊的靈體面貌開始閃過人的各種面貌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最後定格於一個英俊男子的模樣,眉眼似有幾分少年的影子。

  英俊男子皺起眉,不滿地搖搖頭,直道:「都沒有你好看。」然後又恢復成回最初的模樣,心裡期待起小少年長大的模樣,只要他的靈魂一直純粹,到時候楊永寧一定能坐擁世間一切美好。

  桃妖是如此地堅信著,但看著小少年的睡顏,總覺缺了些什麼。

  當楊永寧被自家妹妹吵醒,發現自己躺在榻上,正要起了身時,卻發現耳邊多了塊桃葉。


繼續閲讀 >>
桃花郎君 | 15:28:53 | 引用(0) | 留言(0)
桃花郎君 by 東海飛魚 第一章
桃花郎君 作者:東海飛魚
簡介:
    山脈連綿蜿蜒,有一仙家門派名玄黃門屹立於其中,名聲不顯於眾,玄黃雖出了許多驚才絕豔之輩,但下山遊歷時卻均對玄黃門的一切守口如瓶。

  洪朝元鳳年間,仁宗尊稱玄淨子為「玄淨真人」,傳說玄淨真人所過之處若有桃樹,不論嚴夏、清秋、寒冬,桃花俱一剎綻放,故時人又稱真人為桃花郎君,後人稱其為桃花仙。

  在玄淨真人之前亦有兩位桃花郎君,一位是南朝慶元年間由文帝親點的探花郎楊永寧,據說他與桃花結下不解之緣,當年殿試之時,有一朵桃花越過眾多考生,落在他的桌上,使他得到文帝的注意。而後來在遊園摘花時,一朵桃花飄落在他的頭上,楊永寧卻懵然不知,文帝見了便說了一句:「落花有意君不知。」而當時都城許多女兒家對楊永寧芳心暗許,正應了這句話,後來一位小吏的女兒嫁予楊永寧,滿城少女無不黯然,故世人提起楊永寧時,多稱他為桃花郎君。

  另一位乃南朝正平年,末朝行俠仗義的劍客王川,相傳他在賞花時,在桃花四飄之中舞起劍舞,後推衍為桃花劍法,王川在被哀帝侮蔑時,以桃花劍法教訓哀帝,不傷帝王分毫卻嚇怕了對方,從此哀帝聞桃花而色變,宮中無一處植桃樹,用物無一有桃花。



第一世 誰家桃花郎
    炊煙裊裊升起,百里人家依稀傳來歡聲笑語,那裡有村落名為桃花村,此處既然以桃花為名,自然與桃花頗有淵源,除了那百里桃花外,這裡的村民更世世代代供奉著桃花仙,這裡即使是稚兒也比他處的孩子更鍾愛桃花,孩童在田野間互相追逐,偶爾弄花作樂,生活安寧無災。

  「大郎,趕緊去放牛,不然大花又沒力氣了。」小姑娘奶聲奶氣地把母親臥頤指氣的話語重演,對著疼愛自己的哥哥問道:「大花那麼大為什麼會沒力氣?」

  唇紅齒白的小男孩放下好不容易從先生借來的書本,不過八、九歲的外貌已能看出幾分長成的顏色,五官雖稚嫩卻精雕細琢,尤其一雙少見的桃花眼靈動多情,從小就是十里鄉親眼中的福娃娃,他抱起妹妹耐心地道:「要是你餓了,就算娘親在教你做針線活,你也會哭鬧著要吃飯,說自己沒力氣幹活,大花也是如此。」

  「所以大花也會哭鬧撒潑哦!」小姑娘恍然大悟,然而理解卻出了些差錯,教小少年哭笑不得。卻知道多說無用,跟年幼的妹妹說道理可說不明白,只好笑道:「大花可比你乖多了。」

  他這一笑便露出了梨窩,閃爍的眼睛彎成月牙兒,小姑娘雖然看慣了,但還是覺得一向像個小大人的哥哥笑得很好看,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哥哥嘴角的小坑,也沒有抗議他說的話,高興地蹭了蹭哥哥的懷抱,然後讓小少年放開她,風風火火地出門,多半是要跟小伙伴炫耀去。

  小少年看著她離去,方才小心翼翼地把書卷收好,然後也出了門,去牽自家的牛,大花是娘親的嫁妝,不過牠現在已經是一頭老黃牛,幹活也大不如前,可家裡貧窮買不起牛,娘親也不捨宰吃老牛,就一直養著。

  這時天才剛亮,小少年一路牽著牛搖頭擺腦,口中念念有詞背著書,可愛的模樣教路邊的村婦村漢看到也心生憐愛,傳來竊竊私語:「楊家大郎可愈來愈好看,真像他娘親。」「可惜他娘親命苦,嫁了給楊成南這不成器的窮書生,連秀才都考不上!」「想來大郎這個娃定會比他爹出息,族學先生可是對他稱讚有加。」

  小少年聽著這些話,沒有半點放在心上,他只是摸了摸黃牛,誰也不會比他更了解自己的爹娘作為父母有多稱職。

  牧牛小少年找了處草地,讓大花自己吃草去,自己坐在大桃樹下看書,任由陽光點點灑落在他的身上,而微風拂過他的臉龐,又吹奏起由枝葉交織而成的樂章。

  雖說是桃樹,可在早春也不見半朵桃花,但這棵大桃樹已有百年未曾開花結果,老人也只曾在父母口中聽見過當年大桃樹盛放的美景,更有傳說大桃樹是桃花仙的本體,使大桃樹在世代供奉桃花仙的桃花村有著無與倫比的地位。

  不過即使這棵大桃樹不開花,那比尋常桃樹更繁茂的枝葉,四季不變的常青,春日桃紅中的一片綠,足以讓它成為小少年眼中獨一無二的風景,只要有機會就會跑來大桃樹。

  小少年又開始朗讀書本上的文章, 誰也不能抗拒這賞心悅目的場景,這不就見到桃樹上坐著了一道金色的身影,正靜靜地注視著小少年。

  那道身影坐在桃枝上,形貌模糊,只看出是一道人形,從裝扮上卻看不出性別,披髮與隨意遮蔽住身體的布料,不過與其說那是布料,還不如說是一片金色的迷霧。

  「你真奇怪。」金色的人影自言自語般道,小少年並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,正為艱澀的文字困擾著,皺起了眉頭。
  
  「他」從樹上飄下,落在小少年面前,探究地看著對方,隱約從層層未知中看到黑暗的存在,那絕不是眼前的人應有的未來,「他」忍不住伸出了手,金色的指尖試圖撫平小少年眉間的陰霾。
  
  「我知道你叫楊永寧。」金色的臉孔上揚起了一道笑容,溫柔地看著那肉身之下,屬散發著驚人光芒的魂魄,那是獨屬善人的美麗,喃喃道:「你的靈魂真漂亮,我想讓你永遠都這麼漂亮。」

  指尖穿透了楊永寧的眉心,輕輕觸碰了他的魂魄,金色與銀色一剎那的交匯形成短暫的花火,教金色的人影驚豔了片刻,卻很快收了手,只能見到一道金光竄入大桃樹內,楊永寧若有所感,抬起了頭卻只見一片綠葉緩緩飄落在他的眉心上。

  小少年拈起了桃葉,笑意凝聚於他的眼睛與嘴角,他看了一會桃葉上的紋路,才小心翼翼地把它收好,繼續讀起了書,渾然不覺一枝最接近他的桃枝上開了一朵桃花。


繼續閲讀 >>
桃花郎君 | 22:52:50 | 引用(0) | 留言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