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郎君 by 東海飛魚 第一章
桃花郎君 作者:東海飛魚
簡介:
    山脈連綿蜿蜒,有一仙家門派名玄黃門屹立於其中,名聲不顯於眾,玄黃雖出了許多驚才絕豔之輩,但下山遊歷時卻均對玄黃門的一切守口如瓶。

  洪朝元鳳年間,仁宗尊稱玄淨子為「玄淨真人」,傳說玄淨真人所過之處若有桃樹,不論嚴夏、清秋、寒冬,桃花俱一剎綻放,故時人又稱真人為桃花郎君,後人稱其為桃花仙。

  在玄淨真人之前亦有兩位桃花郎君,一位是南朝慶元年間由文帝親點的探花郎楊永寧,據說他與桃花結下不解之緣,當年殿試之時,有一朵桃花越過眾多考生,落在他的桌上,使他得到文帝的注意。而後來在遊園摘花時,一朵桃花飄落在他的頭上,楊永寧卻懵然不知,文帝見了便說了一句:「落花有意君不知。」而當時都城許多女兒家對楊永寧芳心暗許,正應了這句話,後來一位小吏的女兒嫁予楊永寧,滿城少女無不黯然,故世人提起楊永寧時,多稱他為桃花郎君。

  另一位乃南朝正平年,末朝行俠仗義的劍客王川,相傳他在賞花時,在桃花四飄之中舞起劍舞,後推衍為桃花劍法,王川在被哀帝侮蔑時,以桃花劍法教訓哀帝,不傷帝王分毫卻嚇怕了對方,從此哀帝聞桃花而色變,宮中無一處植桃樹,用物無一有桃花。



第一世 誰家桃花郎
    炊煙裊裊升起,百里人家依稀傳來歡聲笑語,那裡有村落名為桃花村,此處既然以桃花為名,自然與桃花頗有淵源,除了那百里桃花外,這裡的村民更世世代代供奉著桃花仙,這裡即使是稚兒也比他處的孩子更鍾愛桃花,孩童在田野間互相追逐,偶爾弄花作樂,生活安寧無災。

  「大郎,趕緊去放牛,不然大花又沒力氣了。」小姑娘奶聲奶氣地把母親臥頤指氣的話語重演,對著疼愛自己的哥哥問道:「大花那麼大為什麼會沒力氣?」

  唇紅齒白的小男孩放下好不容易從先生借來的書本,不過八、九歲的外貌已能看出幾分長成的顏色,五官雖稚嫩卻精雕細琢,尤其一雙少見的桃花眼靈動多情,從小就是十里鄉親眼中的福娃娃,他抱起妹妹耐心地道:「要是你餓了,就算娘親在教你做針線活,你也會哭鬧著要吃飯,說自己沒力氣幹活,大花也是如此。」

  「所以大花也會哭鬧撒潑哦!」小姑娘恍然大悟,然而理解卻出了些差錯,教小少年哭笑不得。卻知道多說無用,跟年幼的妹妹說道理可說不明白,只好笑道:「大花可比你乖多了。」

  他這一笑便露出了梨窩,閃爍的眼睛彎成月牙兒,小姑娘雖然看慣了,但還是覺得一向像個小大人的哥哥笑得很好看,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哥哥嘴角的小坑,也沒有抗議他說的話,高興地蹭了蹭哥哥的懷抱,然後讓小少年放開她,風風火火地出門,多半是要跟小伙伴炫耀去。

  小少年看著她離去,方才小心翼翼地把書卷收好,然後也出了門,去牽自家的牛,大花是娘親的嫁妝,不過牠現在已經是一頭老黃牛,幹活也大不如前,可家裡貧窮買不起牛,娘親也不捨宰吃老牛,就一直養著。

  這時天才剛亮,小少年一路牽著牛搖頭擺腦,口中念念有詞背著書,可愛的模樣教路邊的村婦村漢看到也心生憐愛,傳來竊竊私語:「楊家大郎可愈來愈好看,真像他娘親。」「可惜他娘親命苦,嫁了給楊成南這不成器的窮書生,連秀才都考不上!」「想來大郎這個娃定會比他爹出息,族學先生可是對他稱讚有加。」

  小少年聽著這些話,沒有半點放在心上,他只是摸了摸黃牛,誰也不會比他更了解自己的爹娘作為父母有多稱職。

  牧牛小少年找了處草地,讓大花自己吃草去,自己坐在大桃樹下看書,任由陽光點點灑落在他的身上,而微風拂過他的臉龐,又吹奏起由枝葉交織而成的樂章。

  雖說是桃樹,可在早春也不見半朵桃花,但這棵大桃樹已有百年未曾開花結果,老人也只曾在父母口中聽見過當年大桃樹盛放的美景,更有傳說大桃樹是桃花仙的本體,使大桃樹在世代供奉桃花仙的桃花村有著無與倫比的地位。

  不過即使這棵大桃樹不開花,那比尋常桃樹更繁茂的枝葉,四季不變的常青,春日桃紅中的一片綠,足以讓它成為小少年眼中獨一無二的風景,只要有機會就會跑來大桃樹。

  小少年又開始朗讀書本上的文章, 誰也不能抗拒這賞心悅目的場景,這不就見到桃樹上坐著了一道金色的身影,正靜靜地注視著小少年。

  那道身影坐在桃枝上,形貌模糊,只看出是一道人形,從裝扮上卻看不出性別,披髮與隨意遮蔽住身體的布料,不過與其說那是布料,還不如說是一片金色的迷霧。

  「你真奇怪。」金色的人影自言自語般道,小少年並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,正為艱澀的文字困擾著,皺起了眉頭。
  
  「他」從樹上飄下,落在小少年面前,探究地看著對方,隱約從層層未知中看到黑暗的存在,那絕不是眼前的人應有的未來,「他」忍不住伸出了手,金色的指尖試圖撫平小少年眉間的陰霾。
  
  「我知道你叫楊永寧。」金色的臉孔上揚起了一道笑容,溫柔地看著那肉身之下,屬散發著驚人光芒的魂魄,那是獨屬善人的美麗,喃喃道:「你的靈魂真漂亮,我想讓你永遠都這麼漂亮。」

  指尖穿透了楊永寧的眉心,輕輕觸碰了他的魂魄,金色與銀色一剎那的交匯形成短暫的花火,教金色的人影驚豔了片刻,卻很快收了手,只能見到一道金光竄入大桃樹內,楊永寧若有所感,抬起了頭卻只見一片綠葉緩緩飄落在他的眉心上。

  小少年拈起了桃葉,笑意凝聚於他的眼睛與嘴角,他看了一會桃葉上的紋路,才小心翼翼地把它收好,繼續讀起了書,渾然不覺一枝最接近他的桃枝上開了一朵桃花。


繼續閲讀 >>
桃花郎君 | 22:52:50 | 引用(0) | 留言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