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郎君 by 東海飛魚 第二章
  楊永寧在雞鳴之前已經起了床,耷拉著腦袋,努力睜開矇矓的眼睛,嘗試把書上的隻言片語記下,但這種掙扎是徒勞的,小少年只覺得愈來愈困,可又不願意辜負父親的期望,一隻手托著彷彿搖搖欲墜的頭,另一隻掐起自己的大腿。

  桃妖也一大早來看楊永寧,換在以往都只會見到小少年的睡顏,卻沒想到對方已經醒了,並且在唸書,可讓桃妖驚訝不已,看著小少年強打精神又有點擔心。

  「這麼辛苦是為了什麼呢?」桃妖站在楊永寧身後,探頭看他手上的書,不識字的桃妖看不出什麼門道,看了一會就腦袋有點昏,也不知小少年如何堅持下去的。

   楊永寧並不是什麼天資卓越的天才,但他有著一位用心培養兒子的父親楊成南,平心而論楊成南的學問並不差,中舉不說,但考中秀才還是卓卓有餘,偏偏多次院試都名落孫山,這教他成為了桃花村的話柄,楊成南一開始也很不甘,但他始終不是孤寡人家,不能拋開一切一直去考院試。

  讀書對普通人家是沉重的負擔,楊成南眼見妻子鄒玉懷孕,父母日漸年邁,深知自己難以有作為,加上妻子一直開解勸說,於是放棄了考試,選擇了家庭,除了幹農活,楊成南偶然也為村中孩童啟蒙,或是抄抄書賺些文錢,在發現楊永寧資質不錯後,更是大力培養起兒子。

  小少年不負父親所望,輕鬆考中了童生,接下來便要考院試,考試的年紀比楊成南當初小上不少,這教楊成南緊張起來,加緊了對兒子的督促,把在家讀書的時間又延長了一截,這意味楊永寧的休息時間縮短。

  這不,小少年的大腿已掐紅了一大片,在白晢的皮膚上顯得觸目驚心,可惜依然敵不過睡意的侵襲,眼前的文字越發模糊,掐著大腿的手慢慢鬆開了,最後托著頭昏沉地睡去。

  桃妖看著他這副模樣,不禁一陣竊笑,平常再懂事早熟,楊永寧都只是個孩子,偶爾也有鬆懈的時候。

  楊成南在田裡回屋裡,打算拿點東西,卻注意到兒子正坐在窗邊睡覺,那已放在一旁的書本已令他明白情況。

  楊成南嘆息了一聲,周正嚴肅的臉上沒有責怪之意,上前摸了摸孩子的頭,然後抱起了他。

  小少年埋在楊成南的懷裡,眼也不睜就含糊地叫了聲:「爹…」楊成南知道兒子沒有完全醒來,這樣的撒嬌已有一段時間不曾體會,心軟的楊成南道:「沒事,睡吧!」

  鄒玉在家中操持家務,才剛離了灶台,想端些東西給兒子吃,就見到楊成南抱著兒子往榻上放,鄒玉走了過去,輕聲揶揄了一句:「也不知是誰讓大郎早起讀書,這時候小娘都沒醒呢!這人可怪狠心,現在倒是憐惜起兒子來。」

  楊成南早就慣了自己妻子總愛諷刺自己,畢竟當初他的榆木腦袋執著於讀書這事,確實讓妻子吃了些苦頭。

  尤其鄒玉最不喜歡讀書人身上的迂腐氣,其中因由她不愛提及,但與她的秀才父親與兩個不成材的兄長有關,當初知道要嫁給楊成南時,鄒玉多不情不願,只道楊成南像極了父兄,幸好他們之間終究有所不同。

  一手攬住妻子的肩膀,楊成南安撫起鄒玉來,有些歉意地道:「我知道他辛苦,但我更怕他像我一樣。」

  「考差了,大不了就當個農家子弟,有何不可?」鄒玉小聲地埋怨道:「讀書都讀成呆子了,你這大呆子把我的大郎養成小呆子,別家孩子多活潑啊,就只有阿寧像個小大人似的。」

  桃妖恃著凡人看不見自己,便光明正大地看戲,看著楊成南與鄒玉一來一回地耍著花槍,慢慢將戰場帶到屋外,聽到鄒玉大聲地說道:「我告訴你啊,大郎考不上就考不上,他不想考,你也不許迫他!」而楊成南只敢點頭應是。

  桃妖覺得這家人可真是有趣,感覺到鄒玉並沒有真的生氣,楊成南也不畏懼鄒玉,但他卻處處退讓,任由妻子責罵,顯然人類關係複雜性是妖類很難理解的。

  眼見兩人沒有回屋的打算,嘴上還打著仗,桃妖決定去看顧睡著的楊永寧,金色的靈體伏在榻邊,本想細細欣賞美麗的靈魂,最後卻注意起小少年肉體皮囊起來,才發現小少年根骨上佳,模樣也生得極好。

  桃妖是在這一百年才能脫離本體,可以在桃花村四處走走,換作別的妖類恐怕早就帶著自己的本體,跑到深山野林或是靈界藏起來修煉一段時間,然後再化作人形到凡間歷練,皆因妖若要成仙,必先體悟人間真情。

  妖類會在本體之外生出靈體,從此他們眼中的世界截然不同,除了能看到平常人所見的事物,他們所見抽象點說是萬物有靈,所見均為其本源,簡單地說他們會見到的是七彩繽紛的一團團光,例如人類的靈魂正是光的一種,據說蝶妖看到的光團顏色更多,世界更色彩斑斕。

  桃妖內心似乎有著一股執念,不願輕易離開大桃樹,更別說桃花村,彷彿等待著什麼,可具體是什麼,桃妖也說不清楚,直到他見到楊永寧難得純粹的靈魂,才覺得內心的枷鎖開始鬆動,開始往楊家這小戶跑,都被人家亮眼的銀色靈魂迷了眼睛,就是沒注意到楊永寧長得如何。

  在心裡描摹著楊永寧的容顏,金色的靈體也開始變幻起來,那模糊的靈體面貌開始閃過人的各種面貌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最後定格於一個英俊男子的模樣,眉眼似有幾分少年的影子。

  英俊男子皺起眉,不滿地搖搖頭,直道:「都沒有你好看。」然後又恢復成回最初的模樣,心裡期待起小少年長大的模樣,只要他的靈魂一直純粹,到時候楊永寧一定能坐擁世間一切美好。

  桃妖是如此地堅信著,但看著小少年的睡顏,總覺缺了些什麼。

  當楊永寧被自家妹妹吵醒,發現自己躺在榻上,正要起了身時,卻發現耳邊多了塊桃葉。



跟蹤狂桃妖是也
桃花郎君 | 15:28:53 | 引用(0) | 留言(0)
發表留言

只對管理員顯示